您现在的位置是:北京快三 > 五分时时彩 >

改革开放天津纪事第一批老股民的炒股感悟信心

本站2019-06-18 18:39人围观

改革开放天津纪事第一批老股民的炒股感悟信心比黄金更宝贵

  当改革开放的步伐迈入1990年,中国资本市场迎来了一件大事:政府允许上海、深圳两地试点公开发行股票,两地分别颁布了有关股票发行和交易的管理办法。同年12月,沪深两地的证券交易所也相继挂牌成立,股票投资正式走入老百姓的生活。

  以证券交易所成立为标志,“炒股”成为当时的新鲜事物,被开放搞活唤醒了财富意识的人们纷纷投身股市,期望通过股票投资来完成财富积累。特别是受到一部分“先富起来”人的带动,“炒股”热潮很快席卷大江南北,成为整个上世纪90年代全民疯狂参与的一项集体活动。

  后来,这段全民炒股的疯狂热潮还被搬上了电影屏幕,这部由潘虹和刘青云主演的《股疯》于1994年上映,用轻喜剧的形式记录了当时股票市场的涨跌起落给人们生活带来的戏剧性变化。

  时间回到1986年,那一年的11月14日,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在北京会见来访的纽约证交所董事长约翰·范尔霖时,向他赠送了中国第一股——飞乐音响股股票。据说为了这张股票,延吉市食品工厂招工范尔霖事后还专程赶往上海,去到当时的静安营业部柜台办理股票过户。

  也就是在这一年,白大爷投亲靠友举家迁回了天津,开始了全新的工作和生活。城市里有着更多的机会,在完成八小时工作之余,白大爷很快发现了一个赚钱的门路:国库券套利。

  和当时声名远扬的上海“杨百万”不同,白大爷只是利用每天的下班时间,到银行门口去收购市民手中急于兑现的国库券,然后等到期之后再拿到银行柜台去兑现,这样操作下来的收益率居然能达到百分之三四十,这在当时绝对算得上是一笔丰厚的收入了。

  也许是有了这段低买高卖的投资经历,当股票作为新生事物出现时,白大爷很快就理解和接受了股票这个新生事物,同时也顺利成章的成为第一批到证券公司开户的股民。

  上世纪90年代的证券市场,一切都处在起步阶段,监管部门、上市公司和广大股民,三方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当时股市的参与者基本上都是散户,很少有企业持股。沪深股市交易初期,由于可供交易的股票数量有限,而参与股票投资的人数和资金又多,只要买了股票的人,赚钱基本是个大概率事件。

  虽然对股票知之甚少,但白大爷一上来的几笔股票操作也都顺利的挣到了钱。赚了钱固然令人高兴,可白大爷更想知道,股价涨跌背后的规律。于是,白大爷拿出工作中钻研技术的劲头,一头扎进了股票知识的学习中。

  欲善其事,先利其器。当时天津的证券公司集中在解放北路一带,每到周末都会举办各种面向股民的股市沙龙。白大爷正好家住在附近的赤峰道,每到周六周日都泡在股市沙龙里面,先是听老股民讲述经验,积累了实践经验之后,开始买资料学习理论知识。通过比对市面上的各种书籍资料,白大爷最终选定了“波浪理论”作为主攻方向,这一钻研就是20多年,无论是个股还是大盘,白大爷都能用波浪理论分析得头头是道。

  除了学习理论,白大爷还把股票分析和自己的工作结合起来,将股指的走势图记录在平时绘图用的坐标纸上,大盘和个股每一天的开高低收、成交量、平均线、KDJ等参数和指标,都被白大爷一笔一笔仔细的画在密密麻麻的小方格纸上。不仅如此,不同时间周期的日线、周线、月线、年线,每一种都有对应的一张图纸。

  电脑、手机日渐普及的今天,投资者已经习惯了从不同尺寸的屏幕上分析股票行情、研判走势,但白大爷却一直保留着手工画图的习惯,并且乐此不疲。用他的话来说,这样看到的趋势更加一目了然心中有数。

  由于成立之初,股市只是作为改革开放的试点,官方当时的态度是“试得好就上、试不好就停”,到了1995年之后才得到国家政策的扶持,股市迎来了大发展的时期。

  随着深圳和上海股市相继步入狂热状态,越来越多的人抱着一夜暴富的心态进来,有人掏出所有积蓄炒股,有人变卖全部财产炒股,还有人放弃小本生意专职炒股,还有人被单位领导特许不上班全力炒股,各行各业,不论男女老少,几乎都渴望成为股市赢家。

  可惜的是股市涨跌瞬息万变,没有人真正成为最后的赢家。很多人的炒股方式都是跟着内幕消息追涨杀跌,最终却都成为庄家的韭菜。而白大爷由于工作原因,时不时还要出外业,不能像职业股民一样每天盯着大盘去追涨杀跌,这样一来只能选择了当时比较少见的中长线投资。

  “做股票就是做趋势”,“选股不如选时”,凭着认真钻研的精神,白大爷最终给自己制定一套技术优先的交易策略,先对整个市场走向有了研判,然后再选择个股进行买卖。这种操作风格,虽然会错过一些快速获利的市场机会,但也给白大爷带来了稳定的投资收益。账户里的资金也从最初的1万、2万块钱,慢慢变成了5万、10万,再后来赚到三四十万,又从40万赚到了80万,又从80万赚到了100万。

  其中比较经典的操作,是对一只天津本地股票的持有。当时白大爷经过研判,在九块钱附近全仓买入,之后这只股票曾一度跌到了八块钱以下,但这个波动幅度没有动摇白大爷的持股信心,最终经过了三年的持有,股价涨到了22块钱之上,加上历年的分红和送股,这一次的投资收益将近百分之二百。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尤其是在股市里面,没经历过大跌就不是成熟的股民。被套亏损都是在所难免。按照白大爷的话就是,“股市有股市的规律,人呢你自己得有好的心态,赚了也不要高高兴兴,亏了也应该总结经验。”

  其中最惨痛的一次亏损,来自于2015年,当时白大爷也和很多投资者一样,加了资金杠杆,虽然只加了一倍的杠杆,但在当年那一轮“股灾”中,连续三个跌停的损失也超过了百分之六十。总结这一次教训,“归根结底还是个贪字”。

  如今的白大爷谈起股票来心态更加的平和,特别是中国股市30年,经历过千股涨停,也经历过千股跌停,经历了大起大落、大悲大喜,个中滋味只有过来人心里最清楚。经过近三十年的发展,中国股市由最初的试点“项目”,如今已成长为世界瞩目的“巨无霸”,上市公司数量从最初的十几家增长到几千家,证券市场成为中国资本市场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朝入股市,终身为股民”。回顾20多年的股票投资经历,白大爷除了会有这样的感慨,还感到了满满的收获和乐趣,这收获并不单纯是赚到了钱,更重要的是通过股票学到了知识,特别是学会了关心国家大事,关心国际形势,还要分析这些消息对股市的影响,无形中很好的锻炼了头脑。

  在接受采访前不久,上证指数刚刚创下2449点的三年新低。但就算这样,对于股市后面的走势,白大爷依然信心满满。在他看来,股市这三十年的表现可以套用波浪理论来完美的解释:以2007年6124点为分界,前面17年是一轮完整的五浪上涨,后面6年到1990点是三浪回调。从2014年开始的是新一轮全新的五浪,今年的下跌既是对2015年5178点的调整,又是对下一个主升浪的蓄力。

  “快则明年春天,慢则后年,股市就该起了”。白大爷的这个预测,恰好与前不久证监会主席刘士余的讲话不谋而合,“股市的春天不远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证券市场即将迈入第三十个年头,在这个时候,信心要比黄金更宝贵。

  天津北方网讯:当改革开放的步伐迈入1990年,中国资本市场迎来了一件大事:政府允许上海、深圳两地试点公开发行股票,两地分别颁布了有关股票发行和交易的管理办法。同年12月,沪深两地的证券交易所也相继挂牌成立,股票投资正式走入老百姓的生活。

  以证券交易所成立为标志,“炒股”成为当时的新鲜事物,被开放搞活唤醒了财富意识的人们纷纷投身股市,期望通过股票投资来完成财富积累。特别是受到一部分“先富起来”人的带动,“炒股”热潮很快席卷大江南北,成为整个上世纪90年代全民疯狂参与的一项集体活动。

  后来,这段全民炒股的疯狂热潮还被搬上了电影屏幕,这部由潘虹和刘青云主演的《股疯》于1994年上映,用轻喜剧的形式记录了当时股票市场的涨跌起落给人们生活带来的戏剧性变化。

  时间回到1986年,那一年的11月14日,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在北京会见来访的纽约证交所董事长约翰·范尔霖时,向他赠送了中国第一股——飞乐音响股股票。据说为了这张股票,范尔霖事后还专程赶往上海,去到当时的静安营业部柜台办理股票过户。

  也就是在这一年,白大爷投亲靠友举家迁回了天津,开始了全新的工作和生活。城市里有着更多的机会,在完成八小时工作之余,白大爷很快发现了一个赚钱的门路:国库券套利。

  和当时声名远扬的上海“杨百万”不同,白大爷只是利用每天的下班时间,到银行门口去收购市民手中急于兑现的国库券,然后等到期之后再拿到银行柜台去兑现,这样操作下来的收益率居然能达到百分之三四十,这在当时绝对算得上是一笔丰厚的收入了。

  也许是有了这段低买高卖的投资经历,当股票作为新生事物出现时,白大爷很快就理解和接受了股票这个新生事物,同时也顺利成章的成为第一批到证券公司开户的股民。

  上世纪90年代的证券市场,一切都处在起步阶段,监管部门、上市公司和广大股民,三方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当时股市的参与者基本上都是散户,很少有企业持股。沪深股市交易初期,由于可供交易的股票数量有限,而参与股票投资的人数和资金又多,只要买了股票的人,赚钱基本是个大概率事件。

  虽然对股票知之甚少,但白大爷一上来的几笔股票操作也都顺利的挣到了钱。赚了钱固然令人高兴,可白大爷更想知道,股价涨跌背后的规律。于是,白大爷拿出工作中钻研技术的劲头,一头扎进了股票知识的学习中。

  欲善其事,先利其器。当时天津的证券公司集中在解放北路一带,每到周末都会举办各种面向股民的股市沙龙。白大爷正好家住在附近的赤峰道,每到周六周日都泡在股市沙龙里面,先是听老股民讲述经验,积累了实践经验之后,开始买资料学习理论知识。通过比对市面上的各种书籍资料,白大爷最终选定了“波浪理论”作为主攻方向,这一钻研就是20多年,无论是个股还是大盘,白大爷都能用波浪理论分析得头头是道。

  除了学习理论,白大爷还把股票分析和自己的工作结合起来,将股指的走势图记录在平时绘图用的坐标纸上,大盘和个股每一天的开高低收、成交量、平均线、KDJ等参数和指标,都被白大爷一笔一笔仔细的画在密密麻麻的小方格纸上。不仅如此,不同时间周期的日线、周线、月线、年线,每一种都有对应的一张图纸。

  电脑、手机日渐普及的今天,投资者已经习惯了从不同尺寸的屏幕上分析股票行情、研判走势,但白大爷却一直保留着手工画图的习惯,并且乐此不疲。用他的话来说,这样看到的趋势更加一目了然心中有数。

  由于成立之初,股市只是作为改革开放的试点,官方当时的态度是“试得好就上、试不好就停”,到了1995年之后才得到国家政策的扶持,股市迎来了大发展的时期。

  随着深圳和上海股市相继步入狂热状态,越来越多的人抱着一夜暴富的心态进来,有人掏出所有积蓄炒股,有人变卖全部财产炒股,还有人放弃小本生意专职炒股,还有人被单位领导特许不上班全力炒股,各行各业,不论男女老少,几乎都渴望成为股市赢家。

  可惜的是股市涨跌瞬息万变,没有人真正成为最后的赢家。很多人的炒股方式都是跟着内幕消息追涨杀跌,最终却都成为庄家的韭菜。而白大爷由于工作原因,时不时还要出外业,不能像职业股民一样每天盯着大盘去追涨杀跌,这样一来只能选择了当时比较少见的中长线投资。

  “做股票就是做趋势”,“选股不如选时”,凭着认真钻研的精神,白大爷最终给自己制定一套技术优先的交易策略,先对整个市场走向有了研判,然后再选择个股进行买卖。这种操作风格,虽然会错过一些快速获利的市场机会,但也给白大爷带来了稳定的投资收益。账户里的资金也从最初的1万、2万块钱,慢慢变成了5万、10万,再后来赚到三四十万,又从40万赚到了80万,又从80万赚到了100万。

  其中比较经典的操作,是对一只天津本地股票的持有。当时白大爷经过研判,在九块钱附近全仓买入,之后这只股票曾一度跌到了八块钱以下,但这个波动幅度没有动摇白大爷的持股信心,最终经过了三年的持有,股价涨到了22块钱之上,加上历年的分红和送股,这一次的投资收益将近百分之二百。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尤其是在股市里面,没经历过大跌就不是成熟的股民。被套亏损都是在所难免。按照白大爷的话就是,“股市有股市的规律,人呢你自己得有好的心态,赚了也不要高高兴兴,亏了也应该总结经验。”

  其中最惨痛的一次亏损,来自于2015年,当时白大爷也和很多投资者一样,加了资金杠杆,虽然只加了一倍的杠杆,但在当年那一轮“股灾”中,连续三个跌停的损失也超过了百分之六十。总结这一次教训,“归根结底还是个贪字”。

  如今的白大爷谈起股票来心态更加的平和,特别是中国股市30年,经历过千股涨停,也经历过千股跌停,经历了大起大落、大悲大喜,个中滋味只有过来人心里最清楚。经过近三十年的发展,中国股市由最初的试点“项目”,如今已成长为世界瞩目的“巨无霸”,上市公司数量从最初的十几家增长到几千家,证券市场成为中国资本市场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朝入股市,终身为股民”。回顾20多年的股票投资经历,白大爷除了会有这样的感慨,还感到了满满的收获和乐趣,这收获并不单纯是赚到了钱,更重要的是通过股票学到了知识,特别是学会了关心国家大事,关心国际形势,还要分析这些消息对股市的影响,无形中很好的锻炼了头脑。

  在接受采访前不久,上证指数刚刚创下2449点的三年新低。但就算这样,对于股市后面的走势,白大爷依然信心满满。在他看来,股市这三十年的表现可以套用波浪理论来完美的解释:以2007年6124点为分界,前面17年是一轮完整的五浪上涨,后面6年到1990点是三浪回调。从2014年开始的是新一轮全新的五浪,今年的下跌既是对2015年5178点的调整,又是对下一个主升浪的蓄力。

  “快则明年春天,慢则后年,股市就该起了”。白大爷的这个预测,恰好与前不久证监会主席刘士余的讲话不谋而合,“股市的春天不远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证券市场即将迈入第三十个年头,在这个时候,信心要比黄金更宝贵。

上一篇: 上一篇:当镇长还要兼职会计?她一个人撑起最小的美国

下一篇:下一篇:成都市都江堰市会计代理记账流程找兼职会计靠